首页 > 舆情

辽宁糊涂法官糊涂案 一起十三年仍未审结的民事纠纷

发布时间:2017-12-09 18:45:50 来源:搜狐 作者: 编辑:知秋一叶

“为什么非要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明明自己注册登记的个体工商户,有合法有效的营业执照,自己经营管理,可法院为什么把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花窖变成了别人的?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难道法院连这样的事实都审理不清楚吗?”焦德利见到记者激动地说,“我今年已经73岁了,我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法院公正的判决!” 焦德利老人一边向记者陈述一边忍不住老泪纵横。

(焦德利夫妇)

近日,辽宁省沈阳市的焦德利老人向媒体反映称,辽宁省各级法院审理他的案子已经过去了十三个年头,至今仍未得到最终的公正判决。他说,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他的案子时,没有审理清楚事实真相,同样的证据,在人为的因素干扰和操纵下,二次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断然判决焦德利与柳常凤、柳福林合伙成立,造成冤案,至今仍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当中,而这一审,至今已经三年多了,一直没有结果。

那么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为什么从最初的沈阳市东凌区法院一审,历经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到现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即将开庭,案子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多,为何到现还没有审结呢?

基本案情:

焦德利1997年从沈阳重型机器厂退休,后经朋友张敬兰的介绍,于1998年1月在东陵区五三乡铁匠屯村转让了村民闫俊库5.8亩土地,办理了合法转让手续,之后建花窖。1999年7月9日下发沈阳花卉基地东方花卉中心营业执照,性质个体(非合伙公司),负责人焦德利。8月申办了税务登记证。之后焦德利和老伴柳金凤开始经营花卉生意,在起初运营时,柳金凤跟妹妹柳常凤借款11笔还9笔,在1999年3月29日这天,姐妹俩对账,对账后还欠妹妹31.16万元未还,欠弟弟柳福林8万元未还。姐姐跟妹妹说:“我给你按入股算吧!到时多给你利息,顺手在对账收据上写了“入股”二字。妹妹柳常凤说,不用,看你累成这样了还我本就行。姐姐说那好吧,那就到时给你还款时多给你利息,按月息三分清算。由于当时天黑了,柳金凤着急骑车回铁匠屯花窖 ,当时也没多想就把收据丢在桌子上走了。2003年8月政府拆迁了铁匠屯焦德利的沈阳花卉基地东方花卉中心,动迁补偿185万元。拆迁后,柳金凤让老伴焦德利按当年用款额月息三分计算,给妹妹柳常凤转款86万元,给弟弟柳福林转款23万元。当时让他们都来取存折,弟弟来了,妹妹没来,出于对亲属的信任,柳常凤的存折让弟弟带回去了,并让弟弟告诉妹妹把收据自己撕掉,至此柳金凤清偿了之前所有妹妹、弟弟的债务。

2002年,焦德利、女儿焦阳和儿子焦岩,在沈阳市东陵区白塔堡大张尔村分别承包了三块地(焦德利8.87亩、女儿焦阳6.07亩、儿子焦岩6.07亩)并办理了公证书及土地经营权证。之后,三家分别投资建设新的花窖,当时由于资金紧张,儿子焦岩把自己的这块地以32万元价格转让给了同行朱希艳,并到村委会办理了相关合法备案手续。

柳常凤、柳福林在拿到86万元、23万元两年之后,听说白塔堡大张尔的地又要被动迁,见财起意,把理应作废撕毁的收据,多处恶意涂改,捏造事实并向法庭提起诉讼,柳常凤向法庭提供虚假的工商登记档案资料,硬赖跟焦德利是合伙关系,并在法庭上声称她是沈阳花卉基地东方花卉中心的老板,焦德利和柳金凤是在经营她的花卉中心,后来非法侵占了她们的合伙财产,要求法院解除合伙关系并按投资比例分割财产及利润,约150万元。

原审法院沈阳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在工商部门以柳常凤的名义注册成立花卉中心,二被告焦德利、柳金凤经营该花卉中心,因此认定该花卉中心是合伙关系,系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但由于柳常凤、柳福林已拿到109万元,并且沈阳花卉基地东方花卉中心这个老花窖已经被政府拆迁了,已不复存在,因此认定双方合伙关系事实上已经解除,以此驳回柳常凤、柳福林的诉讼请求。

之后,柳常凤、柳福林通过关系找到了原沈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建委副主任、法工委副主任王佑启代理本案,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王佑启作为国家领导干部,本应该自觉遵守党纪党章,并遵守国家有关法律和规定,不应该参与司法案件,但他却利用领导岗位的人脉关系为被代理人柳常凤、柳福林创造条件,因此本案由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发回沈阳中院再审。

姐姐柳金凤的代理律师称,沈阳中院二审认定基本事实错误,仍然判定在工商部门是以柳常凤注册成立花卉中心,二被告经营花卉中心,因此,又再判合伙成立,并确定柳常凤在新的花卉中心所占财产比例是46%,确认柳福林在新的花卉中心所占财产份额12%,确认焦德利、柳金凤在新的花卉中心所占财产比例份额为42%。

焦德利、柳金凤不服沈阳中院的二审判决,又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维持原判。之后焦德利、柳金凤仍不服申诉至最高院被裁定驳回。

由于最后判决只是一个各自份额比例,没有具体的资金数额,柳常凤、柳福林在2013年12月5日又将动迁办作为被告连同焦德利、柳金凤一起重新告上法庭,要求动迁办执行共计495万元给原告柳常凤、柳福林二人,沈阳中院在未完成开庭庭审程序的前提下,违规直接做出判决要求动迁办执行。二被告均不服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与此同时动迁办给本案案外人焦阳打电话说法院要把她的拆迁补偿款也要分给柳常凤、柳福林58%的份额,本案案外第三人焦阳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告诉柳常凤、柳福林非法侵占了她的合法财产,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12日立案,目前已经审理了三年半仍未审结。

同时,焦德利、柳金凤的上诉案件和本案案外第三人焦阳诉讼案件同时都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至今也未审结。

另外,本案的案外人焦阳(焦德利的女儿)以沈阳中院和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焦德利与柳常凤之间的民事案件的判决侵犯了自己的财产权,以独立第三人的身份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维权,此案是2014年5月12日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的,至今又三年半了还是未审结。据悉,近日高院将要开庭审理此案。

案件引媒体多次关注

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法治中国》栏目于2015年对此案进行了深入采访,制作了一期法治节目《亲姐妹反目成仇为哪般》,节目中就本案中最为核心的三个问题:一是焦德利和柳常凤是否是合伙经营花卉中心;二是柳常凤向法庭提交的与焦德利合伙工商执照是否真实,三是,柳常凤的工商执照与焦德利的个体经营执照所指向的花卉中心是否具有同一性,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中国人民大学著名民商法学专家刘俊海教授指出,按照《民法通则》规定是两个以上的公民按照协议的约定,共同提供资金、实物和技术的,共同经营、共同劳动,当然也包括共担风险。如果要是按合伙关系处理的话,一是共同提供资金,这只是一个方面。第二个也得共同劳动,养花、种花。如果你不是一线的体力劳动人,管理性劳动也需要承担,如从事记帐、花卉中心的管理规划等。不管是作为管理人员还是基层劳动人员,合伙人都应在合伙企业中有所担当。从本案的情况看,明显不完全具备合伙企业的性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著名行政法学专家莫于川教授针对柳常凤的工商执照问题给出如下点评:工商登记有一系列的审查程序,最终才能办成这个登记、发照的手续。当申请人弄虚作假,尤其公民提出就异议,那么工商局就应当根据这个线索,有职责去进行检查。本案中柳赏凤的工商执照明显有与事实不相符合的虚假成份,做为工商部绝不能放之任之,不管不问,一定要进行处理。该纠正纠正,该驳回驳回,该吊销营业执照就要吊销,甚至该处罚还要处罚。因为极差情况下,已经涉嫌了犯罪行为,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本案中工商注册中出现了两个名字完全相同的工商执照,这是不可能的,肯定存在一个真的一个假的,工商管理机关有责任把这个问题查清楚。

一个案情并不复杂的民事案件,为什么十三年仍然得不到公正的审判?焦德利说:“有一个退休的人大干部叫王佑启,他曾经是人大副主任,他依靠在司法系统的固有人脉关系,替他人代理案件赚钱,本事大能左右法庭。作为原沈阳市人大的领导干部, 本来就不应该违规参与经济纠纷案件,但是,法院还什么都听他的,他说什么是什么,在法庭上法官还不允许我们叫他名字,说这是领导”。

焦阳作为第三人一再向法官提出书面申请王佑启回避,王佑启不具备代理人资格, 要求申请法院依法撤销他的代理资格,法院不同意,焦阳一年内反复提出异议,法院还是没有同意,后来把第三人焦阳气急了说, 如果王佑启再继续代理本案,我就到北京向中纪委去告,这样的情况下法院才把王佑启的违规代理人资格当庭撤销。王佑启作为原沈阳市人大的领导干部应该洁身自爱,可正相反,口出狂言说打到哪里我都让你们输。人民给你的权利是让你欺压百姓吗?这让人们想起了前不久在辽宁发生的人大贿选案,震惊全国!难道辽宁的人大代表都是这样的素质吗?答案肯定否定的,这肯定是个案,相信辽宁有关方面的领导会调查此事并做出妥善严肃处理,焦德利跟记者说:“为什么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花窖却变成了别人的”,明明自己注册登记的个体工商户,负责人是自己焦德利,有合法有效的营业执照,可法院为什么能判出自己的花卉中心是以柳常凤名义注册的花卉中心,而自己是在经营着别人的花卉中心不属于自己的?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难道法院连这样的事实都审理不清楚吗?

根据我们国家关于合伙的法律规定,合伙关系认定的前提必须要有合伙书面协议,且双方合伙经营、共同劳动。显然第一、本案涉案收据没有焦德利的签字,不能成为合伙的协议。第二、柳常凤的证人证言是直系亲属,法律证明效力有限。第三、柳常凤的沈阳花卉基地东方花卉中心的营业执照根本没有,在工商注册的登记资料,漏洞百出不能证明焦德利是以柳常凤名义注册的营业执照在经营花卉中心。综上根据民法通则,本案焦德利与柳常凤、柳福林不是合伙关系。另外案外第三人焦阳、朱希艳与本案没有任何的关系,也被法院判决把58%财产份额划给柳常凤、柳福林,这是严重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是对国家法律的肆意践踏,是对第三人合法财产的非法恶意侵占。

在国家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辽宁法院一起很简单的合伙协议纠纷案为何审了十三年仍未公平审结?在新闻媒体的不断关注下,此案从受理一托就三年多,这让当事人很难想明白。我们期待当事人等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最终公平的审判,我们将持续关注本案。(文/张宸)

人民城市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城市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以下联系方式进行沟通:总网电话: 15811359982(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电话:028-61654460 邮箱:1067720081@qq.com 如未与人民城市网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监督电话:028-61614460 总机:028-61614460 传真:028-61614460 E-mail:1647632546@qq.com
蜀ICP备16016423号-3 Copyright 人民城市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